致1991(露中)

Chapter.2
他是他心中的白月光,你是他心中的米饭渣;他是他最爱的朱砂痣,你是他厌恶的蚊子血。
阿尔弗雷德·F·琼斯自诩为世界的Hero,帮助自己的朋友是他的职责!阿尔弗雷德闭了闭眼,看着床上浑身酒气的男人,他唯一的想法就是穿越回几小时前一巴掌打醒自己。他烦躁地揉着自己的金发,醉酒的男人睡的正香,透过昏暗的地灯,阿尔端详着宿敌的脸,镜片后的蓝色眼睛深邃而复杂,透着锐利的光,如同蓝色的闪电。
他是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他清楚伊万无望的爱情,如同那追逐着太阳的向日葵,一生都在渴望着阳光的照耀。多么可悲啊,向日葵渴望着太阳的一点关注,太阳却将自己的温柔平等的分给了自己的信徒。
“醒了就起来。”阿尔德语气里带着嫌弃,“死熊躺过的床有诅咒的。”伊万揉着太阳穴坐起身,嘴里利索地给予反击:“二肥睡过的床才让露西亚想死呢。会得病的。”他闻了闻自己的衣服,一时间压抑的沉默充斥在房间里。“你知道的吧,”伊万垂下了眼眸,复而抬起,“苏联的事情。”阿尔的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经历过二战的国家谁不知道呢,”他靠在墙壁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仿佛透过它看见了自己的死敌。“那是的中国相当弱小,日本和欧洲的国家侵占了多少领土先不说,政府的腐败就已经让人民苦不堪言。最后好不容易成立民国政府,却又赶上了二战。”阿尔笑了一声,眼中有着说不出的复杂,“二战中国最终还是挺过来了,他走上了共产主义的道路,”伊万的手忽的抽了一下,“战争之后的中国支离破碎,身为战胜国地位却像战败国一样。国库空虚,建筑几乎都毁的差不多了,没有粮食,没有衣物……”阿尔转头,锐利的蓝眼睛看向伊万,似乎将他从里到外都审视了一遍,“就在这时,苏联出现了。他帮助中国度过难关,领着中国在这条未知的道路中前行,他们是最好的盟友。成为恋人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但是,”阿尔顿了顿,再次开口时带着讽刺,“苏联没有满足,他称中国为小布尔什维克,他想让中国成为他的一部分。”
“这怎么可能呢。”王耀望着长廊外的月亮叹息着,“你怎么能要求我放弃作为一个国家成为你的附属呢。”他抚摸着宽大米白色围巾,喃喃着,“这是我唯一不能答应你的事情啊……”
“所以中国和苏联的盟友关系彻底破碎了。我不断给苏联施压,最终搞垮了他。”阿尔微微动了动唇,“1991年12月25日,苏联宣布解体。”伊万无奈的苦笑一声,地灯黄色的光映在暗沉紫色的眼眸中,支离破碎。
他轻轻地说:“但是,露西亚就是喜欢他啊。好喜欢好喜欢。就算他恨露西亚的诞生,就算露西亚在他心中什么也不是,露西亚也喜欢他。”他抬头看向阿尔,神色疲惫而坚定,“露西亚爱他。”
若君能舍一二句话,三四分笑,我如饮鸠酒,甘之如饴。



论北清热恋时的腻歪程度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在清华小时候时北大可谓是对他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在做了几年的饿狼后终于有了结果,据北大学生们说,那时北大老师天天往清华跑,一下课就提着给清华老师准备的点心,饭菜,礼物,书画出门了。而清华的学生说北大老师天天来找软萌软萌的清华老师真是太烦了,还没下课呢就闻见北大给清华带的点心饭菜的香味,老师也不急,看着北大老师在门口站着继续上课,北大也不恼,依旧笑眯眯带着宠溺的看着清华上课。
单身汉们表示那真是苦日子。
热恋时的情侣恨不得每时每刻都腻在一起,嗯……起码北大是这样想的…
午饭时找清华的学生都会往北大跑,对于午休时间里看不到清华学生们都已经习惯了,而进北大办公室时一定要先敲门,听到北大说进来时才能进去,要问为什么的话,那是因为有一个学生敲敲门之后直接进去撞见正把面色绯红的清华压在身下调戏的北大,当时三人都愣在了原地,清华在爆红了脸后屈膝踢在了北大的下半身上。
最后已北大进了医务室学生的道歉和清华的恼羞成怒要阉了北大惹的北大全体学生教授来劝架求情结束。
“来…张嘴…”清华听话的张嘴吃掉青菜,在北大期待的目光下点了点头,“好吃。”北大琥珀色的眸子里荡漾着笑意,看着在自己注视下微微红了脸的少年心化成了一滩水,前倾着将清华拥在怀里,满足般的叹息着,乌黑柔软的发丝轻轻摩擦着北大的脸颊,想都不用想小鬼现在一定是涨红着脸的,北大勾了勾嘴角。
被拥在怀里的少年眨了眨眼睛,鼻息间是他熟悉的味道,北大的胸膛温暖宽阔,他能听见北大的心跳从胸腔里传出,恍惚间他把自己埋进了北大的怀里。
阳光从厚厚的云层间渗透出来,染着光晕的云与淡金色的阳光绚丽如画。
如胶似漆。

逝世

1.遗物

Draco沉默的看着面前的皮箱,就在刚才,格兰芬多的铁三角之二Grainge和Weasley闯进了他的办公室,放下这个署名Harry.Potter的箱子就转身离去,丝毫没有给他任何出口嘲讽的机会。呵,Draco勾出一抹讽刺的微笑,“死了都要这么格兰芬多,Potter?”他转身面向巨大的落地窗,金黄色的阳光笼在他珀金色的头发上,灰蓝色的眸子里印着碎银般的光,他抬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好吧,”Draco苦笑一声,眼眸中流露出来的痛苦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让我们来看看伟大的救世主给我这个前任食死徒留下了什么。”他紧紧握了握拳,手心里的汗水粘糊糊的,他慢慢的打开了箱子。

午后的阳光从透明的玻璃中渗透进来,照在深棕色红内衬的箱子里,Draco微微颤抖着双手,将那副眼镜从箱子里拿了出来,没错,Draco苦笑着注视着这幅在他看来十分难看的圆眼镜,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总是带着这幅破旧的眼镜,明明只要一个修复咒就可以修好,Draco微不可见的摇摇头,无奈的勾勾嘴角,救世主的视力很糟糕,但这并不影响别人欣赏他继承与他妈妈的翡翠色的绿眼睛。他还记得Weasley家的小母鼬给Potter送过一封情书。真是没有品位,Draco冷哼一声,居然把Potter的眼睛形容成腌过的绿青蛙,虽然他们做对了整整一个青春期,但他还是承认Potter的眼睛的颜色很漂亮,就像斯莱特林绿。

千纸鹤,Draco愣了愣,上学时玩过的旧把戏,他曾在课上给Potter送过一封,虽然是出于挑衅的意义。

金色飞贼,格兰芬多黄金男孩的骄傲,空中永远是他的领地,为了在魁地奇的方面打败他,Draco付出过许多努力,虽然最后还是输了,但他喜欢看Potter那本来就不安分的黑发在空中被吹得更乱。而这个金色飞贼,Draco将它贴在自己的双唇上,金色飞贼有感知能力,在Potter差点把它吞下去时这个金飞贼就属于Potter了,它也藏过复活石,但是现在,Draco有些小得意,它是他的了。他的目光转向了箱子里最占地方的两个物件。

冬青木魔杖与山楂木魔杖,Draco的眸子闪了闪,他拿起了原本属于自己的魔杖,虽然在被Potter缴了魔杖后他的母亲把魔杖借给了他,大战过后他也在奥利凡徳那里又买了一根,但他从没想过去Potter那里把魔杖要回来。

冬青木魔杖,打败了黑魔王的魔杖,Draco端详着这根立了无数战功的魔杖,Pottr居然把他的魔杖留给了他,这根将在魔法史上被永久记录的魔杖,这根魔杖曾无数次的指向他。但是现在,他嘲讽一笑,魔杖还在,它的主人,他的死对头却不在了。

最后,Draco将视线移向箱子里的最后一样东西,一封信,一封没有封口的信。Draco感到了手心里的冷汗,苍白的手指拿起了那封救世主留下的唯一的信件,它似乎被施了保温咒,Draco漫无边际的想,Potter在逃亡时练的最熟的咒语应该就是保温咒,他打开了那封没有任何装饰配画的洁白信纸,他快速的浏览着信纸,片刻后他吐出了一口气:“我说怎么没有人来找我的麻烦,”他灰蓝色的眸子里带着深深的无奈,“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来帮我收拾烂摊子。”Draco疲惫的靠在窗边,手中的信纸因为失去重力而飘落到铺着羊绒地毯的地板上。

To all the people who live:

I in the name of Christ in this statement, Draco Malfoy was not a Death Eater, he is a spy for the order of the Phoenix, kill Professor Dumbledore is within the professor's plan, the effect is paralysis of Voldemort. Therefore, I don't want people difficult for him. He is our allies, not enemies.

                                                                                   Harry.Potter